starstar.28

Wasssabii芥末:

#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 #魔法少女小圆# #美树沙耶香# #美树沙耶加#

| ♪Miki sayaka:管理员@一抹机智绿芥末 

| ♪Phx:@Mkk39 

| ♪Stuff:@明-Aki- @YoKii_SS @水蛭糖_金刚战车锹形虫 


懒得重新手打啦直接复制微博。。

泼了一夜的水最后也分不清楚是血浆还是自己大姨妈漏了简直。。。

谢谢大家陪我战深夜( ´ ▽ ` )ノ拍出来想要的效果好开心!条图看微博啦这边实在传不下。。。

油子蜀黍:

长发公主希希=w=


 

phx:简

后期超感谢麦茶~

❀少女不十分❀:

「20140809」#蝶の毒華の鎖#

❀真島芳樹 @紋 

野宮百合子@Rrrach |

❀在這壺中天地里,沒有了聲音,沒有了色彩,只剩下男人的體溫以及官能的香味,僅此而已。

photo thx @Brandon_布丁 

staff thx @AKI-Sarako 

「感謝sarako來幫忙///舉燈什麼的 辛苦了///感謝攝影..我來速一下..為何我真島哥比我美..??

【瓶邪】一语成谶[修改版](第二十九章:淤青)

心因性失忆症:

    我是被汽车颠醒的。中间也睡得不是很舒服,迷迷糊糊地摇来晃去,半梦半醒,最后“哐”一声我的额头就撞到了玻璃窗上。这一下撞得特别狠,一下就把我撞醒了。


    我睁开眼睛,倒抽着凉气揉了揉额头,打量着周围,一转头又对上了闷油瓶投过来的视线。我以为他还在睡,没想到已经醒了。或者说,是被我撞在玻璃窗上的声响吵醒的。吉子也注意到了我这发出的动静,眼睛盯着后视镜,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一句:“吴爷,您没事吧?”我从鼻子里憋出一句“恩。”
    这回撞得真狠,我额头上没一会儿就肿了一块,我郁闷道脸都丢光了睡个觉还撞了头,传出去我不用在道上混了。闷油瓶又抬眼看了看我,突然朝我打了个过去的手势。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身子就很自觉的照着他的意思凑过去。我居然这么信任闷油瓶,简直不可思议。
    他示意我别动,突然伸出手按在我撞青了的地方,我被吓了一跳,以为他要捏碎我的头盖骨为民除害,之前练出的条件反射让我立马后撤了一下。闷油瓶一愣,没想到我会躲。我意识到闷油瓶并不至于,尴尬的笑了笑,又凑了回去。他的手的温度有点低,放在刚撞的地方,别说还挺舒服的。我为了转移注意力,就问:“怎么了?”


    他把我额头上的头发扒开,又把我捂着撞的地方的手拉开,仔细看了看我额头,解释说:“瘀了血,要揉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手上就下了力道揉我撞青了的地方。他用的是当年空手夹出两块砖头的发丘指,刚一用力,本来就还疼着的额头又酸又麻还疼,我顿时就给刺激得直想飙脏话,暗骂老子额头这回就算没撞青也得给你揉青了,那力道按下来就算不受伤的地方也很疼,何况按一个刚撞肿了的地方。
    我猛地往后弹,想躲开闷油瓶的手指,闷油瓶手疾眼快地一把就把我拽了回去,皱了皱眉,道:“忍着点。”我一计不成,只好把头扭开躲避,嘴上讨饶道:“小哥停停停!别揉了!让它青着吧!不管了!”闷油瓶看着我,眼神里透出无奈,道:“马上就好。”我还想躲,又见闷油瓶神色冷了几分,自知惹不起这位大爷,憋着眼泪地让他揉来揉去。


    实际上没有多疼,但那种酸麻的感觉太折磨人了。闷油瓶用的力道又大,搞得我十几分钟都用一脸蛋疼的表情看着闷油瓶墨黑的眸子。他的眼睛里透出几分认真,配上本来就算得上清秀的脸,特别蛊惑人,我看得连头上的疼都给忘了。
    等闷油瓶搞定了,我才松了一口气,搞这么疼还不如让它一直青着,我以后还能有个封号叫做青头吴,多霸气,黑社会扛着刀砍人的调调。我再学着闷油瓶找个麒麟往背上一刺,他娘的还是个黑道老大。闷油瓶明显没我这么无聊,直接无视了我,转头看窗外。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走在我们离不远的地方的小花他们的车停了下来,而我们的车也在减速。我心说又怎么了?刚想问吉子,结果刚抬眼就看见后视镜里吉子看着我们这排坐一脸吃了苍蝇又被恶鬼抬走的表情。我没空理他,直接问:“前边怎么了?”吉子古怪地又看了一会儿,才道:“吴爷,已经中午1点多了,该吃午饭了。”


    我被汽车颠得有点晕车,虽然没吃早点,但一直没饿的感觉,都忽略了中午饭这回事。我点点头说:“行,那就在这儿吃吧。”想了想,又问:“这是哪?”吉子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不再问,下了车上街一看门牌,还不就知道了?干嘛不让说?白费功夫。我瞟了眼闷油瓶,心道说不定闷油瓶会知道,都是一路子人,不按常理出牌。
    下了车,我观察了一下周围。这是某个城市里的一条小巷子,虽然小但热闹,闹哄哄的,街边有饭店,有买东西的小摊子,摊主还在吆喝。街面实在算不上干净,完全可以称为脏乱。


    小花一脸没睡醒的表情站在街边,郁闷地打量着这条街。黑瞎子没在旁边,我一找,才看见闷油瓶没跟着,黑瞎子勾着他的肩笑嘻嘻地跟他说着什么,距离太远我听不清楚。我朝小花走过去,他看见我,就说:“还以为那么好的车要在个气派的饭店吃饭,没想到居然来这里吃,把车停在这里也太惹眼了。”


    我说:“我们现在是三餐不一定包的人质,有吃的就不错了。”这时候,胖子也从车上跳了下来,他的位置刚好看到闷油瓶和黑瞎子,一扬眉毛就朝我喊:“小天真,小哥都给人拐了你还不去抢回来?”胖子嗓门特大,声音穿过了十几米直戳进我的耳朵里,闷油瓶和黑瞎子自然也听见了,两个人的反应对比起来特别有喜感。


    黑瞎子脸上的笑更欠揍了,还故意把勾着闷油瓶的手往上抬了一下,捏了一下闷油瓶的下巴。我顿时就被这个动作惊呆了,能有胆子对闷油瓶做这动作的人黑瞎子是第一个。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满脑子充斥着同一个念头:老子的男人老子还没来得及调戏就给别人先调戏了。闷油瓶脸色一寒,用力甩开黑瞎子的手,朝我走过来。小花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转身就走,黑瞎子嘻皮笑脸的跟了上去。
    闷油瓶走到我旁边的时候我也不气了,宰相肚里能撑船,我一老爷们计较个什么,但我还是不爽,道:“走吃饭去。”



月上柳梢头:

sweet pool

崎山蓉司:柳亦

PHOTO THX 蝈总 @Weekends 

春天我泡了一锅小伙伴们,秋天我收获了一缸(不

全程蝈总在提醒我“把你屁股底下or腿那儿的肉捞起来挂在膀子上!哎呀……它滑掉了!”

“这个猪皮它老是会跑!”

“哎哟这块没有那块好”(挑挑挑

……生个孩子不容易(安详脸    

甜池姨夫大法好好好。

WhiteNight 重の国:

2014「雪ミク×魔法少女」

 

雪初音:白夜YUI

摄影、协助:WILL、晓风

从准备到拍片也经历了一年了,就是做魔法杖做了好久哈哈,好久不自己做道具了,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在滨江吹着风甩着斗篷别提有多中二羞耻了p(# ̄▽ ̄#)o

12年~14年雪初音都出过啦~不知道15年的雪初音什么样子,有点期待。

【大图20M++请勿未授权转载】

 

心因性失忆症:

[静候灵归]

长白风雪梦魂牵,

葬念断思隔谁情。

归途漫漫候君来,

十年约期望不负。

【图作者:花酒清明】